社会养老保险新政策

巨额债务缠身、国资股东“分手”,仁东控股困局怎么破

来源:三公开船 发布时间:2020-11-21 浏览次数:

全文共3112字,阅读约莫需要8分钟

上市金融科技企业仁东控股近期贫苦不停。继11月4日因银行贷款逾期遭深交所问询后,11月17日再公布多则通告称已与国资股东“分手”。一面是巨额债务难题,一面是控股股东撤离,失去了国资保护伞的仁东控股,在延续两年“增收不增利”的谋划情况下,若何破局多维逆境引发关注。

01

股东易主

近两日,一则关于公司权益更改暨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发生调换的提醒性通告,再次将仁东控股推上舆论风口。

11月17日,仁东控股通告称,在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手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听、霍东等多方曾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团体”)签署了《关于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委托治理协议》,仁东信息将其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力,委托海科金团体举行治理。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

从协议来看,海科金团体未持有仁东控股任何股份,仅通过委托表决权及一致行动协议拥有1.61亿股股份的表决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75%),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该协议于2019年11月15日正式生效,由此,仁东控股公司控股股东调换为海科金团体,现实控制人调换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

不外,该协议推行满一年后,仁东控股便宣布与海科金团体“分手”。凭据通告,2020年11月15日,海科金团体不再拥有仁东控股表决权。公司控股股东正式调换为仁东信息,现实控制人调换为霍东。

公司权益更改,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调换对仁东控股有何影响?北京商报记者实验向仁东控股方面举行采访,但停止发稿,多次拨打电话均无人接听,发送的采访函也无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仁东控股与海科金团体的互助,始终离不开一个“钱”字。早在2019年7月签署协议时便约定,托管期限内,委托方仁东信息应向受托方支付2000万元托管费。而受托方海科金团体答应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仁东控股提供直接资金或间接资金(通过增信或其他方式辅助获得银行等机构的贷款)支持,原则上不跨越50亿元。

业内剖析看来,随着股份托管到期,控股股东易主后,没有了国资保护伞的仁东控股,后续乞贷渠道将大大收紧,包罗其能否再向海科金团体以及银行类机构寻得资金一事,将再次打上一个问号。

02

巨额债务缠身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